资金面“年终考”应无虞

918博天堂

2018-11-08

近期,央行连续6个交易日暂停公开市场操作(OMO),市场流动性一度显著收紧,引发投资者对货币政策边际收紧的担忧,未来流动性会否再现“年末效应”引发关注。

机构分析称,接下来的两个月,债券发行、MPA考核、提现等常规因素对流动性影响有限,目前市场主要担忧可能集中在外汇占款方面。

但央行对资金面呵护态度不变,也有足够空间和能力维护国际收支平衡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随着稳增长政策继续加码,与积极财政政策相匹配,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健中性,明年一季度再次定向降准可期。

外汇占款成关注焦点经历了10月底资金面突然收紧之后,11月初资金面很快重回平稳状态,但以3个月Shibor为代表的资金利率中枢仍有所上行,表明当下市场对中长期流动性预期仍偏谨慎。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11月2日,3个月Shibor报%,较10月16日上行18个基点,创8月初以来新高。

目前离2018年末剩下不足两个月,市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。

临近年末,市场流动性往往面临MPA考核、提现需求上升等多重压力。

2016年和2017年,市场资金面均出现过较为紧张的局面,资金利率中枢明显抬升。

但综合机构观点来看,今年市场对年末流动性的担忧或许有所变化。 机构普遍认为,2018年末,资金到期压力、债券发行压力均较小,MPA考核对流动性的压力不大,财政存款变化影响也趋于正面,当前市场的主要担忧集中在外汇占款变动方面。 “降准提供了充足的流动性应对各种扰动,政府发债规模的大幅收缩也减少了对流动性的扰动,而MPA的广义信贷、同业负债与流动性指标等考核压力在去杠杆两年之后压力并不大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在人民币贬值预期下,资金外流导致外汇占款大幅减少,是否具有可持续性,这是流动性未来最大变数。

”太平洋证券固收分析师张河生表示。 今年以来,人民币兑美元明显贬值,外汇占款增速放缓,对流动性影响逐步从正面转向负面。

9月外汇占款环比减少1194亿元。

目前来看,外汇占款可能从两方面影响年末流动性,一方面,若外汇占款降幅继续扩大,可能导致基础货币乃至银行间流动性波动,但预计央行会采取降准、MLF、OMO等方式进行对冲;另一方面,在汇率贬值压力、外汇占款下滑的背景下,市场会担心货币政策本身的约束,即央行无法有效对冲外汇占款下降。 不过,天风证券固收首席孙彬彬认为:“对于资金外流压力和央行干预外汇所导致的流动性压力问题,目前还不用特别担忧,央行有足够的空间和能力去维护国际收支平衡,保持流动性稳定。

”再次降准可期机构认为,出于稳增长的需要,“宽货币+宽信用”将继续推进。

一方面,央行对资金面的呵护态度依旧未变,未来将适时根据流动性供求变化开展公开市场资金投放操作,预计年底流动性继续维持合理充裕;另一方面,在宽信用政策下,央行将给予足够充裕的流动性支持,保障实体经济融资需求,货币环境有进一步宽松的可能。 “稳增长叠加疏困民企和股权质押风险,货币政策不会转向。 ”华泰证券固收研究张继强团队指出,6月中下旬以来,政策就由宽货币转向宽信用,但实际效果收效有限。 刚刚公布的10月PMI数据显示,内外需均有回落压力。 从稳增长的角度看,货币政策短期不会出现调整。 此外,股权质押等风险尚未解除,央行有必要继续维持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“10月以来监管层集体发声,加大对金融机构正面激励,解决民营企业流动性困难问题,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提供稳定的流动性润滑中国经济,反映出呵护市场流动性的意图。 ”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表示。

分析人士认为,在减税、扩大赤字等积极财政政策加持的宏观调控宽松环境中,流动性环境仍将保持平稳。

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,央行未来降准概率仍较大。

“连续的定向降准有望落地。 ”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,“调结构+补增量”的定向降准将成为主要的货币政策工具,下一次定向降准将大概率发生在2019年一季度,在春节前落地的概率要高于春节后。 编辑:王利红。